相关活动

相关活动

■  论坛话题讨论一:“主流电影大片”思考与探索

2017-10-03

  • 电影学者、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副院长陈旭光先生;
  • 国家一级导演、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江平;
  • 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
  • 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
  • 著名演员、红色艺人彭丹。



电影学者、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副院长-陈旭光先生发言摘要:

   新主流电影大片从学理的角度讲,最早是有一个评论家叫马鸣,他在2007年的时候提出了新主流电影的概念,是新名词。这个概念其实当时他说的是投资在两三百万的小成本电影,希望摆脱开主旋律电影的束缚,把它做得更好看。所以主流是对主旋律的一个包容和提升。这个概念出来之后,其实获得了学术界非常密切的关注,但是它真正受到极大的关注,到今天在我们这样一个高大上的学术论坛上,变成一个中心性的话题,我觉得是在像《湄公河行动》《战狼》这样的电影引发广泛的关注之后所引发的。

   我个人的理解,主流电影大片有三个方面的重要内涵:

   第一,它是对原来习惯的电影三分法的超越,我们习惯上把电影分成主旋律电影、艺术电影、商业电影,但是这样分法觉得非常捉襟见肘,在这样一个市场化、观众的电影需求越来越丰富的年代,它们之间发生了融合。我曾经概括过,主旋律电影就是商业化,融进了很多商业性质,原来很商业的电影,咱们这个论坛有很多来自香港的导演,香港导演做得比较娱乐化的导演,它向主流政治寻找一种归一,变得国家、民族、大义等等,所以这两者之间发生一种融合。

   第二个重要意义,它是一种多元文化的融合,我觉得主流大片,一个是大,大投资、大市场,追求很多的观众。在一个政治正确,它还是主旋律的,政治肯定是要正确的,在政治正确的前提下,追求把电影做得好看,做得戏剧化,甚至有一些夸张,这是第一个方面,多元文化的融合,香港文化、好莱坞等等,都在政治正确的前提下进行了非常有机的融合,融合到了电影的叙事、电影的意义当中。

   第三个重要的方面,新主流电影大片是对最大可能的观众的尊重和重视。特别是年轻观众,因为我们知道,刚才孙馆长也谈了他们资料馆这两年做的一些受众调查,我们都知道,现在主流观众是越来越年轻化。所以新主流电影大片非常注意如何吸引观众,包括江总他们的《建军大业》都是这方面的探索,包括于董他们做的《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都是在这方面做了探索,是非常贴近年轻人的。


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先生发言摘要

   我们今天讨论的这个新主流大片,刚才旭光老师做了一个历史的回顾,它确实不是一个新概念,它确实有新的语境。新的语境肯定就有几个方面,首先是我们市场环境和观众结构发生的变化。首先是我们的电影互联网的发展,对中国电影的影响非常之大,它对中国电影的影响比对美国电影的影响更大,这是互联网语境带来的变化。再有就是电影高新技术、电影特效技术。电影特效技术的发展给电影带来的结构性的办法。第三就是观众群体发生的结构性变化。在2015年以前还是80、90后观众占主体,但是从2016年以后,是90后观众、95后观众占市场的主体。这种观众群体的结构性变化也给中国电影带来了一些新的变化,我们的新主流大片更是着眼于这几个新的变化。

   大家知道,其实我们都在谈中国电影前段时间出现了一种增速放缓的现象,原因很多,但是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在2013、2014年,我们更多的是用轻电影去以小搏大。比如说我们的爱情片、喜剧片,其他一些投资很小的这种电影,这其实是有一定问题的,因为中国电影的整体性的发展单靠轻电影的以小搏大,它具有很大的偶然性,甚至具有很大的投机性,它不能成为中国电影发展的一个主流。我们知道,在2017年的上半年,在6月份之前,我们国产电影就遭遇到了一个很大的冲击,美国一些其实并不是很好的电影,在中国电影市场得到了很高的票房,就出现了一个概念,叫“中舱影片”,所谓“中舱影片”,就是它的中国市场获得的票房的收入大大高于它在北美市场获得的收益。那段时间我们几乎没有国产大片能够跟好莱坞电影正面抗衡。我就形象地讲,中国电影需要有游击战的方式,以及我们各种各样的与本土观众有亲密关系的这些轻电影和好莱坞打游击战,我们可以获得差异化的一个发展空间,但是我们更重要的,也需要有我们具有高工业水平、具有高创意和大投资的水平的这种高规制的工业化电影,能够跟好莱坞电影打阵地战。阵地战和游击战相结合,就可能为我们中国电影在与好莱坞电影长期的一个战略性的博弈当中获得更大的话语权和主动权。这是我们中国电影应该想清楚的问题。所以现阶段,我们应该全方位地来推进中国电影工业体系完善,来提高我们中国电影的生产的工业化的水平,来提升中国电影跟好莱坞大片具有正面抗衡的一种能力,只有这样,中国电影才能够首先巩固国产电影的市场份额,能够占到50%以上。

   更重要的,就是说我们要不断提高和扩大我们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和传播力,这是中国电影在当下必须完成的一个历史性的任务,我们需要有更稳定的工业化的电影、大创意的电影,也就是说我们的新主流大片,来引领中国电影的发展,来占据新的一个主动性的地位。

   我们今年发布的2017中国电影艺术报告提出了,当下中国电影发展的三个维度。

   首先是要有价值观的引领,这就是我们谈到的新主流大片。不仅仅是政治正确,我们一定要有我们主流价值观、核心价值观的有效建构和有效表达。其实有时候,我们也不要把这个问题想得太深奥,如果我们举几个例子,比如说《十月围城》,如果它没有前面歌颂孙中山,它就是一个动作片,格局和视野可能就会是另外一种方式。包括于冬先生做的《湄公河大案》,他的同胞都受到了杀戮,国家都来为他伸张正义,并且通过巧妙的叙事能力,建立了正义性,它为后面的动作的力量又渗透到了感情和价值观。包括我们《战狼》,后面的戏咱们就不分析,就说《战狼1》前面序幕的那一段戏,就是吴京扮演的冷峰为了自己兄弟的房子遭强拆,他为了出头,失手把人都给打飞了,失掉了军警,可能在影片过程当中不是主要的故事线索,但是它奠定了观众对冷峰这个人物价值观的认同。因为他就是一个具有兄弟情谊的男子汉。包括他到后面也去救非洲的小孩子,对女性的尊重,这个电影就赢得了特别多的观众,女性观众的青睐、女性观众更愿意看《战狼2》,这是有统计数字的。

   所以我们经常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其实反过来,美人也难过英雄观,我们需要中国版的超级英雄,但是中国版的超级英雄一定要有我们价值观的支撑和情感的认同,这是我们新主流大片发展需要思考清楚的一个问题。

   第二,就是要有成功的人物形象塑造。我自己也是搞电影史,回顾2003年中国电影全面产业化改革以来,我们也有一个困惑,就是我们的数字很漂亮,从2003到2015,我们保持了30%的负荷速度的增长,尽管2015年开始出现了增幅放缓,但是今年暑期档又有一些可喜的变化。但是我们觉得我们缺少更成功的人物形象塑造。17年的中国电影,新时期80年的中国电影,我们回想起那些电影的时候,那些人物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谈到这些影片的时候,那些人物的精神一定很感动着我们。所以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讲,其实人物形象塑造的高度决定艺术作品的高度,在这方面,我们新主流大片除了要有其他的一些方面,一定要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要有一个新的思考。

   第三个方面,就是我们谈的,一定要有现代影院的强度。为什么2017年上半年,我们国产电影几乎是有点溃不成军的感觉,这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影院强度,我们电影无论是叙事的动力、叙事的悬念不够,我们视觉呈现的技术水准也不够,它没有办法跟美国像那些机械特工这样的,仅仅是动作性的这种,具有影院传播的电影精神。所以我们的新主流大片一定要借助于电影的高科技、电影的特效技术,一定要打造具有影院强度的电影,因为现在的观众的消费在升级换代。中国电影面临一个最大的挑战,就是我们现在从供给侧的角度讲,我们没有适应和满足观众的消费的升级换代。所以观众不买账,我们再单纯地靠那些轻电影来以小搏大,那是很难完成这样一个历史性的使命的。市场的数字很明确,比如像大鹏的《煎饼侠》可以到十几亿的水平,但是前两个月他主演的一个电影也就是过亿的水平,影院的强度对于中国电影发展,特别是对于新主流大片发展都具有一个很强的支撑性的作用。因为我们如果在供给侧方面不推进改革、不推进创新,我们就无法满足观众对消费升级换代的需求,美国那些单纯的动作片、具有影院强度的电影就会来占领我们的市场。

   我们今天也是在“一带一路”背景下来谈这样一个话题的,其实我个人一直认为“一带一路”不是为了完成一个领导交办的任务,据我的观察和研究,其实我们“一带一路”给我们中国电影提供了一个新的发展契机。包括唐季礼导演从《神话》到最近的《功夫瑜珈》,之前成龙大哥的电影,还有《雄狮》,还有江平导演做的,我就觉得“一带一路”给中国电影提供了战略性的机遇。在我们“一带一路”的,特别是在甘肃新疆这一带有大量的具有主流大片的故事,如果我们能够有效地开发这些资源,用我们最现代的电影高科技技术,把这些故事给打造出来,它一定能够提升中国电影产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同时促进中国电影的国际传播,甚至在世界层面来有效建构新的世界电影的地理版图和文化版图,改变单纯由好莱坞来主导世界电影的格局,所以我认为我们一定要用好“一带一路”这个战略,它给中国电影提供的契机,来推动中国电影产业更好地发展,来推动中国电影更好地、更有力的国际传播,来更有效地跟我们沿线“一带一路”的国家进行更有效的合作,来改变世界电影的格局,建立更具有包容性、建立具有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的世界电影的新格局。谢谢大家。


国家一级导演、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江平先生发言摘要:

   到底什么是主流大片或者是新主流大片?在世界电影史上,我们经常会看到,比如说法国新浪潮,比如说意大利新鲜主义,我们就把意大利新鲜主义定成了1957年前后意大利一批有志的青年工作者在战后废墟上一种困惑、一种思考,最后把平民意识揉进去,形成了后来的新鲜人主义,说了将近二十多年,1979年,当赵丹先生,中国的一位现在说用大咖来说,一位著名的电影表演艺术家的作品,在意大利进行巡回展映的时候,意大利自己惊喜的或者惊讶地发现,原来在1936年、1937年乃至到1949年,中国早就形成了新鲜人主义,从孙瑜的《野草闲花》到后来《马路天使》到后来的《十字街头》,赵丹主演的,沈西灵的,再到后来的《一江春水向东流》,特别是《乌鸦与麻雀》,其实新鲜人主义在中国早就形成了。说主流大片,可能提了一个观念,我们且不说它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其实我们觉得就一种现象我们聊怎么把电影发展得更好而已。

   我觉得有一种现象,跟1947年、1948年有点像,二战之后,日本人投降之后,中国的民族电影开始重新恢复,在创伤中恢复,从重庆到上海,从北平也会聚到上海,从南洋其他地方也会聚到上海,一帮有志的电影工作者在那里做片子,那时候电影是能够挣钱的,因为电影能挣钱,所以当时的上海一百几十家电影公司,大家一拥而上,做了许许多多的电影,这批电影就像今天刚才饶秘书长说的,新电影泛滥。我们挣钱做什么,十天拍一部电影,最好的五天拍一部电影,下锅、礼映、去拷贝,迅速进电影院,快餐,使得在1947年前后的时候,1946年开始恢复,1947年到1948年恢复的时候,国产电影开始大幅度走下坡路。因为老百姓觉得不好看,没意思,而这个时候恰恰是好莱坞电影长驱直入进入上海,那时候《出水芙蓉》这些片子,我们那时候一批判所谓的美国电影的时候就拿《出水芙蓉》当例子,可就在这时候,一批真正的电影有识之士就推出了像《一江春水向东流》、《三毛流浪记》《希望在人间》《乌鸦与麻雀》《哀乐中年》,这样的一批电影,这样电影的产生才使观众对中国电影有了一种瞩目,我认为那就是那个时候的新主流大片。《一江春水向东流》在上海连续三个月最高票房,没有任何人能够干掉它,美国电影也弄不住它,为什么?就是在快餐文化和轻电影泛滥的情况下,真正地能够积聚了一股力量,把艺术电影做到极致就会产生。

   主流大片在形成和登上神坛或者盛典的过程当中也可能会出现没有票房,但不等于它失败,我个人是这么认为的,天时地利人和各种情况可能会造成这种影片票房不一定太高,但是那部影片票房极高,我们不以票房论短长,我们还是要看一种精神。

   所谓国脉与文脉相通,国运与文运相连就是这个道理,要做好主流大片,首先要胸中有大义、心中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才能有乾坤,这是我个人的理解。


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先生发言:

   其实刚才提到的主流大片,有影视大片,我觉得更主要的是我们在坚持电影产业发展的路径上,我们如何面对来自于好莱坞的竞争、互联网产业对这个行业的冲击,我觉得这两方面,这两方面恰恰是在中国电影改革的关键时刻,出现了这样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大家知道,中国电影产业改革从2001年真正有标志性的行业管理文件的出台,院线制改革,包括制作放开、发行放开,允许民营资本联营的社会力量来进入产业的开始,才有了电影长足的连续14年的高增长的这样一个产业发展格局。我们从九亿人民币票房,长达30年的产业规格格局当中,跃升到全球第二大市场,全球的第三大电影生产国,短短14年时间,中国电影走过了非常令人瞩目、令世界瞩目取得的这样一个成就,这是所有电影人、所有的电影工作者为之付出努力、艰辛付出的成果,可以说来之不易。

   电影的银幕数量从2001年的1100张银幕,跃升到今年跨越5万张银幕的历史性的大关,而且仍然保持着银幕数量的高增长,未来五到八年,我相信中国的银幕数量将成为美国银幕数量的一倍。现在美国是39000张银幕,成为一倍,就是跨越8万张银幕,这样一个庞大的电影放映市场。电影的生产从不到百部,长达很多年,差不多20多年的时间,百部产量跃升到700部产量这样一个稳定的电影生产大国。这些成绩的数字背后都是电影人的努力。

   正是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候,我们迎来了好莱坞电影的强大的攻势。这个攻势首先是工业电影的缺失,首先是面对好莱坞强大的电影制造商,面对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有针对性的制作面对中国的电影。大家知道从2013年到2017年,我们电影引进,尤其在访美期间,一个中美电影谅解备忘录的签署,34部引进配额的确立,到2017年底时间就到了,2018年将迎来新一轮的电影引进片的数量的增长,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分成比例从25%只会增长不会减少。所以2018年之后,将会迎来更猛烈的好莱坞电影的攻势。

   第二,互联网。互联网的上半场对于电影产业的推动,起到了一个迅猛的拉升观影人次的积极作用。过去的三年,互联网产业渗透到电影产业的所有行业、所有细分的环节,包括从投资、众筹、娱乐宝一系列金融产品的出现,对庞大的电影融资带来了非常广泛的金融的支持。第二,营销,大家看到,这个营销从客户端到所有的互联网端、自媒体平台,把电影产业的任何一个毛细血管放大,使得电影的评论体系、影评人体系,包括话语权,完全一边倒的推到了自媒体时代。

   还有就是电商。电商平台为电影的产业起到了迅速的流量的导入、观影人次的导入,带来了电影产业的一个庞大的观影人次的增长。但是电商同时也是一把残酷的双刃剑,它把电影的票价体系、结构体系迅速冲击。现在电商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电商有一个三块钱的服务费,是嫁接到所有电影院的,现在9000家影院几乎是85%的影院是嫁接到电商平台,这3块钱,大家要想一下这个价格,30块钱的票价,5%的专项资金是1.5元,30块钱就是10%的票房,所以每一张票,国家专资收走5%的税钱,紧接着电商直接切掉10%,对这样一个电商给产业带来的新一轮的问题又出现了,就是我们从400亿的票房迅猛增长到今年接近600亿票房的时候,我们带来了100多亿的增长,到底是我们的新建银幕数量带来的增长,还是电商给我们带来的人流的导流,这又是一个新的问题,都是值得深思细分行业的困惑。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候,我们今天谈的是创作,所以我就想,面对一方面9块9的电商低价策略,以及三大视频网站免费甚至是强大的、庞大的自制剧、网剧内容的对于观众、用户,他们叫用户,我们叫观众,时间的挤压,娱乐时间的挤压,中间还有一个模糊的产业,就是制作群体,就是庞大的网剧、网络大电影。去年网络大电影的生产数量是我们电影的两倍半,1600多部,今年网大的产量将超过3000部以上。再加上三大视频网站的自制网剧的生产规模,远远超过了电影生产的数量。

   一方面由于投部内容的庞大的资金的诱惑或者引力的诱惑,吸引着一大批专业电影人才去做网剧、网大。一方面来自于好莱坞针对中国五万张屏幕,针对性的进攻型的工业电影的大规模进入。一方面我们人才的缺失,我们工业人才的体系的后续人才的不足,一方面是我们面对好莱坞这样的竞争,其实我们没有更多的办法,我们实际上是束手无策。我们不能仅仅靠行业主管部门的宏观调控,所谓的保护月,我们在真正的电影产品、面对好莱坞竞争的每一个档期,未来34部增长到超过50部的时候,就是每周一部大片。在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情况下,首先带来了一个什么问题,就是我们辛辛苦苦建立的强大投资的高规格播放制式的放映系统,包括IMAX,包括全景声,媒体写的时候别写错,全是全国人民的全,景是景观的景,声,声音的声,立体式的,不仅仅是5.1声道,所有的,包括DMAX,包括各种版本格式的放映标准。这些标准谁制定的?是好莱坞电影的,好莱坞又是全球性的优秀电影制造商,这一批产品就有针对性中国市场的,迅速占领了大厅、IMAX厅,我们高规格标准的放映系统。而中国电影的所谓以小搏大的靠偶然性或者是靠所谓的IP积攒的粉丝人次,我们上来直接就是小厅。这样其实我们拱手建造了一条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跑的是好莱坞电影。

   我们的中国影片进不了大厅,IMAX的袁总也在,一年又多少部电影可以做成IMAX版本,我不说别人家,博纳可能最多也就是一年一到两部,而这些电影全部是跟六大签约的,它只要是在中国放,必须放的。所以这样意味着主力影厅、主力银幕都在它好莱坞开片之前就已经定下来了,这个片子要做IMAX。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影片在拱手丧失快速报道、高速公路的时候,我们如果不在内容端发起新一轮的努力的话,实际上我们就是放弃了工业电影。所以中国电影在今后的未来产业发展的下一个十年,最终赢得观众、赢得市场的就是我们的中国式的大片。今天探讨的是主流大片,毫无疑问是我们的非常强大的本土优势,是我们中国电影公司、制作人、制片人应该努力的方向。一方面是互联网的下半场,要把内容可以拿到互联网上。一方面是我们的大片市场被好莱坞挤压,所以其实面对给中国电影公司发展空间是极其狭窄的,也是极其严峻的现实。有朝一日,用户习惯的培养大家要看到,这种低票价的策略,加上互联网强大的免费的用户观影习惯的培养,有朝一日,我们辛辛苦苦建的八万张银幕也好,门可罗雀,观众不再进电影院的时候,这种灾难将是不能想象的灾难,而这些灾难我们曾经出现过,大家不要忘记。我们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中国所有的电影院关停并转,我们最后院线制改革的时候只剩下1100张银幕,这1100银幕95%是大厅的、单厅的、剧场式的影院,这样的场景我们曾经经历过的。

   所以今天面对我们经过了艰辛努力,经过了产业的凤凰涅槃,我们实现了产业的发展的机会下,作为每一个电影人、电影从业人员要有这样的责任的意识和危机的意识,面对未来十年内,我们要迎战好莱坞电影,重新把观众留在剧场式效果的银幕面前,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著名演员、红色艺人-彭丹女士发言摘要:

   其实我觉得主流电影中,广义上来讲,大家可能会觉得是符合国家、符合社会的主旋律的电影,或者是符合大众、社会欣赏水平的电影。但是我想在这里说明一点,其实中国的主旋律电影就是主流电影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为我们中国电影发展到今天,我们很重要的一个题材就是源自于我们的主旋律,包括历史片、革命片,我们的重大历史题材的一些影片,它一定是我们的主流。其实我在美国这么多年也感受到,美国70%到80%的卖座片子都是主旋律,我们看到的《拯救大兵瑞恩》,甚至《阿甘一号》都是这样的主流电影,它弘扬了它的社会核心价值观,这恐怕也是值得我们去借鉴的,也取得了很好的票房。所以主旋律电影是可以成为主流电影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也是一个非常有前可以在社会上、票房上、经济效益上取得重大成功的一个题材。

我个人觉得中国的主流电影的发展恐怕离不开,第一个还是要以导向为主。如果我们离开了正确的导向,我们的主流电影就不会有很好的社会影响力,我个人认为也不可能产生很高的票房。因为导向不对,你的价值观不对,你的三观不正,它是得不到广大观众的认可的,它可能是取得成绩只是一时,而不能长久。所以我们作为普通的一名文艺工作者,应该更多地把重点和我们的注意力放在题材和影片的导向上,而不仅仅是形式。

   第二,还是要以艺术为主。因为我们再好的价值观,再正确的理念,也需要艺术的包装。我相信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是如此。所以如何能让更多的人,如何让更多的市场能够接受到我们的主流电影,这是我们作为创作者应该考虑的一个课题。包括艺术、包括科技,如何让一个很好的内容的片子,能够让更广大的观众接受,尤其是让年轻的人,像刚才说95后的、00后的观众接受,我觉得这个任重而道远,我们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去潜心的、不浮躁的、一步一个脚印的去创作、去拍摄,我也幸参与了一系列主旋律影片的创作和拍摄。在中间我自己感觉到,我不仅仅是学习了东西,在艺术上有所提升,最重要的是在某种程度上也改变了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以及价值观,这是一个额外的收获,这是我一个切身的体验。因为我是战斗在第一线的演员和导演,所以我跟大家分享的只能是我能够感受到的东西。

   第三点,作为中国主流电影的发展,第三点应该以观众为本。我们常常说顾客是我们的上帝,对电影来讲,观众无疑是我们的上帝。我们如何去把握观众的心理,如何去了解年轻人的欣赏的一些取向,这是我们作为每一个创作者都不能忽略的问题。因为刚才于冬总也提到,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我们有这么多的因素来影响电影,我们如果不去了解和洞察它,我们怎么能够保证我们的电影有很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这是很难的。而且观众也是需要引导的,《战狼2》的成功,不是一部戏的成功,它因为前面有《智取威虎山》《集结号》《湄公河行动》这种电影对观众的引导、对市场的引导、包括对他们欣赏水平的提升、对美学的引导,它才会产生像《战狼2》这样一个现象级的电影,所以我们看任何一个电影成功不是看一个局部,必须从历史发展观来看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今天的电影市场是非常有希望的,而且主流电影也越来越得到国家和政府的重视。在此我还是要呼吁,尤其是对中国的红色主旋律电影,我希望政府、国家、相关机构、相关部门、相关民营资本、我们的基金,包括像于冬总经理致力于电影产业发展的民营企业家,能够给我们更多的关注和支持,因为我们真的是需要大家的关注。


合作伙伴 / Cooperative Partner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亚洲影视文化论坛

地点:青岛市市南区嘉峪关路9号
邮编:266000
电话:0532-66952555;0532-66959555
手机:
传真:
邮箱:aftcs201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