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活动

相关活动

■ 论坛话题讨论二:影像新丝路

2018-10-10

上海国际电影节策展人、华语片选片人吴觉人;

台湾著名导演何蔚庭;

伊朗著名导演Taghi Zadeh;

马来西亚著名导演杨俊汉;

菲律宾著名导演Elevert Banares。



上海国际电影节策展人、华语片选片人-吴觉人发言摘要:

   其实今天这个论坛是跟“一带一路”整个主题密切相关,长久以来,因为在电影节工作很长时间,知道亚洲其实是一个文化非常多元化的地方,每年在上海电影节会有很多亚洲的片子和电影来报名。其实在我们平时非常少关注的很多地区、区域有非常有趣的作品,因为“一带一路”这个大主题是一个非常大的战略性的国家部署和国际间的合作,但是其实最基础的是一个产业的交流。我认为在电影方面有一个特别基础的功能,就是互相理解,这一点其实是这些年来在整个亚洲最需要沟通的。因为电影是一个非常生动的媒体或者是文化产品。因为我们可以看到故事、鲜活的人物,这些相比新闻、相比学术更加容易理解、更加能够知道在菲律宾大家是怎么生活,在伊朗大家是有些什么故事。

   今天论坛我希望和各位嘉宾一起介绍一下各位地方电影创作的现状。因为通常我们平时可能,尤其是业内接触得比较多的就是日、韩、印度几个工业性的强国。但是实际上,在亚洲还有几个非常重要的电影生产国,像伊朗,伊朗每年会出产很多优秀的影片,风格迥异。从阿巴斯离别之后有一个固定的美学风格,但其实像伊朗的创作是非常丰富的,还有印尼这些都是非常强大的电影国家。菲律宾我想特别要提的是,这两年特别崛起的一个电影,他们的电影非常锋利、锐利,但是它的整个影像质量又很高。今年我们选片的时候会发现有那么多菲律宾的好电影,这是让我今年特别震撼的事情。


伊朗著名导演Taghi Zadeh发言摘要:

   其实伊朗是波斯文明古国,在阿拉伯国家,电影这一块说实话走得不是那么严肃,不把它太当一回事情,但是伊朗在这方面实在是花太多精力了。其实我也知道,在我们周边,因为我们是属于中东地区,在阿拉伯的国家里面有一个国家我知道,连电影院都没有。其实在座所有的朋友们都对电影肯定至少是挂钩的或者感兴趣的。所以除了知道伊朗有几个导演是非常有名的,像阿巴斯,还有法哈迪,还有迈吉迪,这些导演是属于国际上的一些导演。当然,你刚才说的阿拉伯国家也邀请过伊朗的很多电影,特别是在阿联酋这边迪拜的一些电影节,伊朗电影基本上都会去参加,而且基本上是不会空手回来的。

   但是我们自己是喜欢我们电影方的,只是对人们来说,电影和电影院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有这个地位的,比如说中国人非常喜欢看电影,或者美国、印度,他们就比较喜欢看电影。我们还是希望,因为他们喜欢看,所以懂得电影,所以我们希望我们的电影走到这些市场。所以我们就不排外什么国家,只要他们喜欢看电影,我们都愿意把我们的电影推出来。


菲律宾著名导演Elevert Banares发言摘要:

   先是电影在我们这里的发展。现在我们有很多电影在拍摄,在我们的各个省,所以确实是个现实。虽然我现在在青岛,就像很多其他的省一样,比如说在菲律宾,我们拍很多地区的电影,意思是说我们有一个电影,这个故事可能是我们电影的来源,也就是说是在这个故事发生的地方拍摄,人们在这个地方所说的语言、文化,在马尼拉附近都在电影中得到反映。所以就产生了许多电影节。我们在马尼拉大城外面有很多电影节,最大的地区性的电影节叫做西部电影节,这个电影节的成长表示出我们有很多的电影在这个省发行。我说这个内容,因为过去有很多电影,它们只是带到马尼拉去放映,在马尼拉之外也有很多电影,但是很多导演是来自我们各个省,我们的一个主要导演是来自外省的,他的电影故事就起源于他所在的省,也反映了过去他在那里的生活和工作。所以这些主题主要是关注外省的生活和人物,我们这里有很多代表各省风格的人物,目前我们有各个著名影片中的人物,所以这就是我们的特点。谈到上海的这些电影节,比如我们也参加了上海电影节的这些展映。

   第二点,我想说的是,独立的电影院正在越来越多地受到认可,被公众所认可。我想这是由于很多的电影节在马尼拉存在,比如说还有很多电影院,有很多获奖的影片被送到其他的国际电影节。所以我们的电影院也促进了我们亚洲和国际电影节的交流,还有很多的菲律宾人在马尼拉从事这个行业,也进行我们的主流电影的拍摄。去年的马尼拉大城这个电影节获得者是一个女性,这个电影是关于菲律宾人在香港这些做保姆的人的生活,因为这是第一次我们这个纪录片在主流电影节上获奖,所以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谈到菲律宾人,他经常是菲律宾电影的一个镜子,全面地展示了菲律宾人的生活。通常他们认为,有时候这个电影可能不被人看好,但是我们的票房证明我们能够做1.3亿的票房收入,但是这不是经常发生的。一旦发生,为什么呢?因为所有的电影在很多国家拍摄,没有这些外国的文化因素,也就是说我们要强调当地文化的融入。当然我们也要谈到发行,也是跟这个国家的外国电影的发行有关的,你要到别的国家去,到电影节去做发行。

   第四,我想说的是发行的问题。我们国家现在有很多小的电影院要收税,比如说70比索或者100比索。所以这是小制作的电影,情节也很好,反映了菲律宾的生活,更多国家的电影院正在建立我们的放映机制,我们也有这样的电影在菲律宾的大学里每周都会上映,而且在城市里也有电影院的一些小型剧场,我们只有156个小型剧场。但是它使得这些人更多进入小型剧场在周末去看电影,这些都可以收回我们的成本。

   第五,电视。在我们的电视领域,即使这个情节是马尼拉之外的生活也是很受欢迎的。我们有一个电视剧,也就是说外省,就是马尼拉之外的外省的生活,它一直在放映,放映了一年,每天都有。我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也就是制片人要看一看,他们在边境方面怎么能够做好。因为菲律宾人可能厌倦了光是城市生活的这些题材。

   第六,我还要谈谈我们为恢复我们的摄影元素所做的努力,它的内容比如说培训、教育、制片。因为我们的影片有的时候没有真正进入市场,虽然我们做了很多努力,尤其是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们电影院的运营现在越来越专业化,我们也有这样的网络,使我们能看到越来越多的影片能够上映。麦克正在拍摄新的影片,这里有很多的制片人的名字,他们也是正在恢复我们传统的制片因素。我想很多短片也值得我们去回顾。所以这些是我们所做努力的一方面,现在菲律宾正在庆祝我们的一百年电影节。因为我们不是太清楚电影是哪一天出现的,也许是明年,也许是2019年,这个原因是因为每个人都在争论,到底哪一天是菲律宾有了放电影的日子?所以可能我们在这三年有一个浮动,下一周我们开一个会,比如14、15日,谈谈电影在菲律宾的一百年,我刚才提到的一些电影导演,当然还有门多萨、拉迪亚,还有新一代的导演达苟,他是一个有名的导演,他拍摄的电影刚刚获得最佳电影奖,还在爱丁堡电影节上获得了奖项,都是关于菲律宾的。

   最后一点,谈谈合作。因为这就是今天下午的话题。我想说,菲律宾不仅仅是一个拍电影的地方,我不是只讲拍点,我们有很多的文化和故事,就像刚才伊朗客人所说的突尼斯、马来西亚都有这样的,比如新加坡有个新加坡电影,其中的角色是来自我老家这个城市,它谈到菲律宾人在新加坡工作,这个故事很小,但是它也反映了我们的文化。所以重要的是,这些情节如何去反映我们的文化,引起观众共鸣。观众对这个新电影是如何反映的,所以在这个电影节,我们知道菲律宾人还是喜欢这些电影节,很多观众是年纪很轻的,事实上我们正在进行很多合作拍片的尝试。我们看到很多亚洲的电影,比如说韩国的、台湾的、中国的电影,很多中国的电影进入我们的电视,我想这也是由于网络的发展。我们在网络上看电影,比如说有很多有名的著名演员,所以菲律宾人也很幸运,有很多机会来看电脑,来获得网络上的影片。因为大家觉得可能比在电影院方便一些,但是这个事实我们必须要面对。因为年轻人有的时候好像喜欢更有冲击的效果,有些人是去看更多的电影。所以谈到合作拍片在亚洲,因为我们亚洲共享很多文化的元素,我们的思维也很相像,所以可以节省很多成本,这就是我要说的七点。


马来西亚著名导演杨俊汉发言摘要:


   马来西亚其实有马来人、印度人、华人,还有马来西亚本地的人。马来西亚的华语电影真正开始有是在十年前,它开始就是《红豆冰》,是一个电视台出钱拍的东西。问题是这十年里面,我们的电影没有什么和华语电影不同的东西,拍来拍去还是家庭的故事,很多故事都是说我们要对父母好,没有什么新的元素。另外一些电影就是鬼戏、英雄片。所以有时候我们想拍摄特别的东西、不同的故事,可是我觉得我们的投资人的想法是,如果我们没有看过这种片,如果这种片在马来西亚没有赚过钱,他们就没有胆量去投资,这对我来说是非常不好的,如果没有拍过,以后都没有人可以拍,真的是需要一些有胆量的投资人。

   为什么我会来到青岛,因为我遇到一些投资人,他们有兴趣去看故事,一看故事,我们看这个故事觉得好,觉得紧张、有刺激感,这在马来西亚是比较难找的。我们的华语电影是一条路线,另外一条就是艺术片。艺术片是没有钱拍的,开始的时候是有一帮朋友自己拍电影,比如说陈翠美、刘纯达等等,还有宇恒,他们在电影节得了很多奖,问题是他们的钱是从电影节来、从外国那些辅导金来的,可是这些辅导金很多时候是给第一、第二个电影,如果他们拍了两个电影之后就没有人投资了。所以我们现在到一个地步,很多以前拍电影的人,现在要转去拍商业片,就夹在中间。所以很多人都想转,这就是比较困难的东西。



台湾著名导演何蔚庭发言摘要:


   我其实跟俊汉一样,我是马来西亚人,我们的环境是一样的,从小到大,华人得跟其他两个民族一起生活,就是印度和马来人。所以我在18岁之前就在这种环境长大,所以对我来说跨文化的东西我是很敏感的。之后去国外念书,国外念书的时候我是在纽约林肯中心,有过一次机会看台湾电影节,那时候侯孝贤导演、杨德昌导演、蔡明扬导演的电影,而且他们是35厘米拷贝放在大银幕上,对我来说那是一个非常震撼的教育。之后我因为某些原因我就打算去台湾朝圣,就是觉得来到台湾更靠近这些大师,也许能够学到什么东西。所以我在台湾住了十来年,我真正开始拍电影是在台湾拍电影,所以我不能像俊汉一样,不会说马来西亚的电影状态。

   台湾电影的状态,我刚来的时候是觉得很好的,对我来说,因为台湾十年前产业还没有很成熟,因为没成熟对于一个新导演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常常觉得,因为这样你反而容易突破,我就在那边拍了几个短片,去了戛纳,之后就开始筹备我了长片,像我刚才说,我在马来西亚对多元文化这种东西比较敏感,所以我的第一部长片其实是讲两个菲律宾外佬在台北的故事,它叫《台北星期天》。

   我自己常常很喜欢拍类型片,因为觉得菲律宾外佬题材本身的概念很有趣,所以我就用一个电视剧的方式拍出来。我在台湾反而接触一些东南亚的东西,主角是菲律宾人,也许是我的环境和性格问题,所以每次拍片我都喜欢找各地的人,因为我常常每一部片子都有很多地方的人。所以拍完《台北星期天》,我有一些大陆经验,我还拍过中央电视台6频道电视电影,还去过农村拍过农村片。所以我觉得可能是我自己的性格,我会跑很多地方,对不一样文化的题材不害怕。我觉得作为导演来说,新导演也好,现在这个时机挺好的,基本上你可以到很多地方拍片,甚至像技术层面,后期你都有选择,可以不用在大陆,可以去大陆、台湾、泰国,这无形中就产生很多交流,这对我来说就是小时候在马来西亚长大,那时候就跟很多不一样的民族一起生活,对我来说现在其实都是一样的。



合作伙伴 / Cooperative Partner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亚洲影视文化论坛

地点:青岛市市南区嘉峪关路9号
邮编:266000
电话:0532-66952555;0532-66959555
手机:
传真:
邮箱:aftcs2017@163.com